秦阮

待我寒窗苦读十二年

我太不受欢迎了怎么办(1)

*不严谨的3z,背景更偏向天朝高中[因为不了解日本的高中生活]
*不严谨的abo,有些许私设:信息素影响减弱,alpha比例增多,抑制剂使用简化。
*全员向主万退,山崎:信息素没有味道、也不会影响alpha的omega。河上:只听得到却闻不到信息素的alpha。
*ooc


以山崎退为圆心,半径五米以内,此刻一片寂静。
以他的影响力当然做不到令周围那些牛鬼蛇神消停下来,之所以以他为圆心只是因为他是此刻唯一坐在座位上学习的人,而周围是一片干净的桌椅,桌面上、柜筒里甚至没有书本的堆积。这样的场景对3年z班的人来说倒是不新鲜,于是他们仍该打架的打架、该裸奔的裸奔,一丝不苟地挥洒着仅剩无几的青春。若实在是好...

2017-06-04

[莱贝]致战士友人的信

致战士友人的信

*本来想营造一种104期训练时期的欢乐气氛,写到最后还是变味了。当随笔吧。
*贝→莱,莱纳以为他喜欢阿尼。
*剧情可能不符,忘得差不多了。
*ooc

  “喂贝特霍尔德,你在干什么?”康尼爬上双层床。他是个具有好奇心士兵,而贝特霍尔德正在做的事情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他将头凑过去看贝特霍尔德在写的东西,贝特霍尔德慌忙的将手上的纸塞进枕头底下。
  “随便写写罢了。”他的声音含含糊糊。虽然这也是他平时的表现,但康尼却不依不挠。他迅速将枕头掀开,将那张纸抽了出来。贝特霍尔德急忙想抓回来,但被灵活地躲过了。康尼迅速的下了床,开始兴致勃勃地念起上面的内容。
  “挚...

2017-05-27

特殊服务

*酒保k
*ooc

  郝眉再次走进这间名为-M的酒吧时,心情有些紧张。
  作为一名根正苗红的省状元,他极少来这种地方,仅有的一次是和校友一起纪念毕业的彻夜狂欢。那日的记忆被酒精淹泡得所剩无几,只剩下那一个朦胧又真切的影子每夜扰乱着郝眉的梦境。为了抓住这影子,郝眉再次踏进了这间酒吧。
  -M不像其他酒吧一般乌烟瘴气,酒却是真枪实弹,令喝惯了3.8度水果酒的郝眉招架不住。上次被两杯玛格丽特灌醉的记忆犹新,郝眉识趣的没有再作死点酒,只要了杯果汁,坐在吧台前用目光找寻着。此时还未到半夜,酒吧里的人稀稀落落的,调酒师懒洋洋的摇着杯子。郝眉的目光已扫了一圈,却并没有发现想找...

2017-04-16

[狄芳]装病

*ooc
*狄→芳
  长安最近反常得很。自从狄仁杰侦破了一个连环试刀案后,罪犯似乎是一夜之间销声匿迹,别说什么烧杀抢掠,就连平日里屡见不鲜的小偷小盗都消停了不少。府衙里一下子清闲下来,狄仁杰倒也乐得这天赐的假期,没有了无休无止的案子纠缠,他便有更多的时间来练字和煮一壶从李白那逼来的茶,这偶尔的闲情逸致令他心旷神怡。
  可李元芳却是焦躁不已。他生性就好动,又是处在年少时节,每日闷在府衙里几乎是要他发霉了,心下竟怀念起那些日日有案子办的天来。无奈他身份特殊,需得时时待在狄仁杰身边,就算是偷溜出去,还没来得及和李太白扯两句嘴皮,不过两个时辰又会被人提溜回来,实在是憋屈。狄仁杰又是个...

2017-04-16

做议论上司这种不明智行为是会被扣工资的

*狄芳
*ooc伤眼,慎入,不喜别打
*平淡日常,没什么剧情
*设定大概是狄→芳
  李元芳已经回家七天了。
  狄仁杰望着成堆的公文,咬牙忍住拔腿跑出去把人抓回来的冲动,摊着一张脸继续工作。身上散发的黑色怨气吓得来取公文的小跑腿不敢上前。
  李元芳回家的原因很简单——妹妹染了时疾,回家照顾。狄仁杰也不是不讲情理的人,考虑到李元芳家中的情况,于是准了他的请求。
  但这不代表他宽宏大量到让李元芳逍遥游乐而丢自己一人独守空闺批公文。
  毕竟只是小小的春季流感,前些日子自己染上了两三天也不治自愈。这李元芳的妹妹再娇弱,回去照料了这么多天也该痊愈了。
李元芳,下个...

2016-08-03

正经的事情要严肃处理。

狄芳的一个短小段子而已,ooc伤眼,慎入。不喜欢也不要打我ouo
————————————————
“狄大人,那边有违法贩卖糖葫芦的小贩,属下去将他捉拿归案!”

  长安的街道呈现出一如既往的繁华。它海纳百川,使得生有大耳朵的魔种少年也能共享这一份和乐。他与他不苟言笑的上司一前一后地走着,说是巡视,但在旁人看来更像是悠闲的散步。

  李元芳眼馋那山楂串很久了。他正要迈腿,一道力度揪住了他的衣领。

  “驳回。”上司的声线没有太多波澜,李元芳只好收起自己的小心思,闷声继续他们的“巡视”。途中倒也不无聊,多亏了那双大耳朵,长安的琐事像源源的流水般涌来,都被李元芳听得...

2016-08-01

© 秦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