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斗

高中狗/坑王/冷门爱好者

[狄芳]装病

*ooc
*狄→芳
  长安最近反常得很。自从狄仁杰侦破了一个连环试刀案后,罪犯似乎是一夜之间销声匿迹,别说什么烧杀抢掠,就连平日里屡见不鲜的小偷小盗都消停了不少。府衙里一下子清闲下来,狄仁杰倒也乐得这天赐的假期,没有了无休无止的案子纠缠,他便有更多的时间来练字和煮一壶从李白那逼来的茶,这偶尔的闲情逸致令他心旷神怡。
  可李元芳却是焦躁不已。他生性就好动,又是处在年少时节,每日闷在府衙里几乎是要他发霉了,心下竟怀念起那些日日有案子办的天来。无奈他身份特殊,需得时时待在狄仁杰身边,就算是偷溜出去,还没来得及和李太白扯两句嘴皮,不过两个时辰又会被人提溜回来,实在是憋屈。狄仁杰又是个一坐如老僧入定的主,盼他带自己出去一趟比盼中注还难,李元芳这一天天憋着劲无处可使,冥思苦想地终于想出个法。
  这日照常是没案子,狄仁杰一如既往起早洗漱,却不见李元芳。大约还未起吧。狄仁杰有些疑惑,近几日李元芳日日天未亮就窜进房门,死磨硬泡想出府玩,那可怜巴巴的求情模样挠得狄仁杰心痒,使他心中徒生想要逗弄李元芳的心情,便一直拖着。今个儿倒是肯呆府里了?狄仁杰心想着,不免有些遗憾,匆匆洗漱完走向门口。
  对门新开张了家包子铺,此刻天还早,街上人稀稀落落的,店门前更是没几个人。蒸笼飘出白腾腾的热气,店小二就在那热气后面懒洋洋的拖着脸,有一声没一声地吆喝着。狄仁杰突然想起昨日来磨自己时李元芳说的山楂馅包子,便走到那店小二面前。
  “山楂馅包子有吗?”狄仁杰有些冷冽的声音响起,问的内容却令店小二差点笑出声,只能生生把笑咽下去。
  “狄大人说笑了,咱这小摊小铺的,就只有肉包菜包馒头,顶多了老板娘心情好蒸几个豆沙包。狄大人要不来两个?”
  狄仁杰有些窘迫,只胡乱丢下了几个钱买了包子回府,心下暗暗想着自己怎么就把李元芳胡诌的话当真了。
  回到府里仍是不见李元芳身影,狄仁杰难得皱了皱眉,提着包子进了李元芳的房门。本想着应该不会是病了,却不想一语成谶:李元芳此刻正裹在被子里头,一张小脸通红通红的,额上不停地冒汗,眼睛紧闭着。狄仁杰心里一紧,快步走到李元芳的床前抚上他的额头。似乎是因为触碰,李元芳缓缓睁开眼,眼神有些飘忽地望着狄仁杰。
  “元芳。”狄仁杰开口,语气里有一丝平常没有的焦急和担忧。
  李元芳心里有点虚,但还是装作孱弱地咳了两声。“狄大人,我难受……咳咳……”
  非常关心下属的狄仁杰此刻十分担忧,甚至没有听出李元芳的声音里没有半分病人该有的沙哑。他收回搭在李元芳额头上的手,滚烫的热度还残留在他手心。自李元芳跟他到这府衙里这还是头一遭,府中什么药都没有,更何况他也不了解魔种应该怎么处理这种状况,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先去洗漱,狄某去请大夫。”
  李元芳听了着急起来。“哎哎狄大人你等等!我可是魔种,得去隔壁秦国找扁鹊大夫,长安的小医师哪能治好啊……咳,咳咳……”
  绕是狄仁杰心疼下属心切,以他神探的智商总算是从这话听出点端倪来了。敢情是这小密探又换了个法子套路他,狄仁杰有些想笑,干脆就着往下演。
  “元芳不必担心,要请秦大夫,狄某去李太白那请便可,不过百十步。依狄某看,元芳定是前些日子照看妹妹染上时疾了,不可轻易出门受寒。看你咳得不轻,近日也不可再吃点心糖糕了。”
  李元芳被他一串话堵的一愣一愣的,见狄仁杰真要往门外走,忙窜下床抱住了狄仁杰大腿。狄仁杰被猛的一撞险些向前扑街,然而大腿迅速被一团热包住往后扯,扯得他的心开始瞎跳起来。
  “狄大人,其实只要你照顾照顾我陪我出去走走,我的病自动就会好了,我们魔种都这样。”李元芳抬起头,绕到狄仁杰旁边,下巴还杵在狄仁杰的大腿侧,一本正经地开始扯,全然没有了刚刚在床上病恹恹的样子,两只眼睛圆溜溜直盯着狄仁杰。
  狄仁杰本来就只是因为想逗他玩才不放他出去,此刻被李元芳这样盯着再绷不住了,往他头上揉了一把。
  “去洗漱,吃了包子跟狄某出去。”
  李元芳欢呼一声,高兴得几乎蹦起来,箭般地冲去打水洗漱了,边跑还不忘咳两声。狄仁杰望着他那一蹦一跳的背影,抚了抚胸口,企图让那颗同样蹦跳太过欢快的心脏安分一些。
  小密探,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评论
热度 ( 41 )

© 肆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