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斗

高中狗/坑王/冷门爱好者

特殊服务

*酒保k
*ooc

  郝眉再次走进这间名为-M的酒吧时,心情有些紧张。
  作为一名根正苗红的省状元,他极少来这种地方,仅有的一次是和校友一起纪念毕业的彻夜狂欢。那日的记忆被酒精淹泡得所剩无几,只剩下那一个朦胧又真切的影子每夜扰乱着郝眉的梦境。为了抓住这影子,郝眉再次踏进了这间酒吧。
  -M不像其他酒吧一般乌烟瘴气,酒却是真枪实弹,令喝惯了3.8度水果酒的郝眉招架不住。上次被两杯玛格丽特灌醉的记忆犹新,郝眉识趣的没有再作死点酒,只要了杯果汁,坐在吧台前用目光找寻着。此时还未到半夜,酒吧里的人稀稀落落的,调酒师懒洋洋的摇着杯子。郝眉的目光已扫了一圈,却并没有发现想找的人,只得端起果汁来啜了一口。
  “这个点来酒吧,只喝果汁,兴致倒是挺好的。”
  突然有声音从身旁响起,郝眉侧头,见一个穿着制服的人坐了下来,但不是他想找的那个。这是个留着波浪卷的女人,白的反光的大腿和刺鼻的香水味令郝眉不露声色的挪了挪。
  “我来找人,你们这的一个员工。”
  “这里的员工这么多,我像不像你找的?”
  “我想……应该不像,他是个男的。”
  女人脸上的表情陡然暧昧起来。“啊……抱歉,是我失礼了。为了请罪,我可以帮你找他。”
  郝眉眼睛一亮,但他并不知道那人的名字,只能凭着记忆断断续续地描述:“这样的话,谢谢你了。他身高大概比我高一点,眼睛很好看,嘴唇有点厚……呃,我是在包厢见到他的,他过来送酒水,然后……”
  然后是什么?回忆在这刻突然模糊起来,隐隐约约地记得那人见到自己后变了神色,然后是在洗手间的偶遇、唇边温热的吐息……
  咳,不能再想了。郝眉的脸有些发烫起来,所幸昏暗的灯光下并不能看出红晕。
  “包厢是吗,我们这的员工都有专门的负责区域的,应该是管包厢的。你还记得上次的房号吗?记得的话直接包那间就好了。”女人站起来,“我得继续工作了,你自己去吧,现在人还算少,应该还有。”
  郝眉向她道了谢,将橙汁一饮而尽,走向那间包厢。
  老实说在遇到他之前郝眉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他认为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是因为颜值的吸引。但这次似乎真的不同,夜里越发旖旎的梦境暂且不说,就连平日码着代码都会时不时想起那张剑眉星目的脸。虽说他平时自诩直得跟钢筋一样,但因为经历过手可摘星辰那事再加上贝微微的影响,这种突然弯的事情并没有让他手足无措。在知道自己弯了以后,他只犹豫了三分钟就决定放飞自己。
  不就是个酒保小哥吗,看眉哥分分钟拿下。郝眉自信满满地踏进包厢,按下了服务铃。
  果然,按铃后没过几分钟那酒保小哥便走了进来。和上次一样,在见到郝眉后他的神情有一瞬的愕然,而后又恢复了面无表情。
  “要什么?”
  要你。郝眉毫不犹豫地在心里回答,然而嘴上却是一本正经地回答:“两杯玛格丽特。”
  ko听到这酒,想起了上次因郝眉喝醉而差点得逞的那个吻。他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包厢。
  望着ko的背影,郝眉再也按捺不住雀跃,掏出手机在群里发了个微信。

[莫扎他]
  哈哈哈你眉哥我即将脱处了,羡慕嫉妒恨吧
[愚公爬山]
  赌五毛不是正面脱处
[猴子酒]
  加五毛
[芦苇微微]
  其实美人师兄还是很有攻的气质的。
[愚公爬山]
  有时候没有丝毫的气质也是种气质
[一笑奈何]
  微微,非礼勿视。

  郝眉撇了撇嘴,收起手机。
  肤浅,等着血本无归吧。
  ko回来时,郝眉正满包厢乱窜,看到ko立刻端正地坐下,安静如鹌鹑。ko看着他,心里涌起一阵难言的酸麻。
  他没想到还能再见到郝眉,两次。小天医的性格还是没变,小太阳依然释放着光与热,依然吸引着自己。
  但不能再靠近了。多年前的逃婚时刻提醒着ko眼前的人是不可得的,有了那些回忆,差不多也就够了。ko放下酒就打算离开,却被郝眉叫住了。
  “哎哎哎,这两杯酒呢,我一个人喝会醉的。再说了一个人喝多无聊,反正你也只负责我包厢,不如就一起喝?当我请你的。”
  “可以在包厢里陪你,但不能喝客人的酒。”
  郝眉料到他会拒绝:“顾客可是上帝,你不喝我可要去投诉你了。”
  话已至此ko也不想推脱了,坐下端起酒杯和郝眉相碰。“那便,舍命陪上帝?”
  “哪用得着舍命啊,舍身就够了。对了,总叫你酒保小哥也不好,咱互换个名字呗。”郝眉乐呵呵的喝了一口,觉得酒保小哥近距离的看更帅了。
  “ko。”
  “够霸气!”不愧是人帅,连名字也帅。郝眉联想到自己的名字,突然觉得有点蔫“我叫郝眉,你叫我眉哥就成。”
  我知道。ko喝了口酒,却觉得越来越口干舌燥。郝眉的主动砸得他猝不及防,他无法再向上次那样应对,只能沉默不语。
  “哎,最近好累的,只能过来喝喝酒放松一下啦。”郝眉顺着伸懒腰的姿势躺倒在包厢的沙发上,然后又像是想起什么猛的坐起,笑得贼兮兮的。
  “你们这里有没有那种,特殊服务啊。”
  ko看了他一眼,“你想要特殊服务?”那种酸麻的感觉又爬上心头了,ko只觉得有蚂蚁在啃食自己。“有,你想要什么样的女孩子,都有。”
  “既然你负责这包厢,那特殊服务也应该你来负责吧?”
  话里的暗示意味太过明显,ko听得一愣,随后头皮一麻,恨不得立刻按住他狠狠地吻住。但他又一次想到了逃婚。
  “酒保不提供这种服务。”
  那你上次干嘛来招我啊!难道是因为这次自己没喝醉,ko不敢下手?郝眉着急了,直接把酒往嘴里一倒,扯住ko的衣领往他唇上一堵,用舌撬开ko的唇把酒渡过去。酒液从贴合的地方流下,染成一片淫.糜的银渍。酒香散发开来,将空气染得暧昧旖旎。
  ko再也忍不住了,手压住郝眉的后脑勺发起狠来。舌头挤入唇齿舔舐吮吸,搜刮着郝眉口腔里的每一处。
  郝眉只觉得自己在被不停的电击,眼前一片迷离,连如何呼吸都差点忘掉,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跟着ko的动作。当ko终于结束最后一下啃咬放开他时,他已经几乎是挂在ko身上了。
  “哈……你还说,酒保不提供这种服务……”郝眉还在喘着气,仍不忘他心心念念的特殊服务,“顾客就是上帝,你不服务的话,我就去投诉你……!”
  话还没说完,郝眉已被ko压在了沙发上。
  “好的,上帝,特殊服务现在开始。”

大概没有后续

评论 ( 20 )
热度 ( 82 )

© 肆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