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斗

高中狗/坑王/冷门爱好者

[莱贝]致战士友人的信

致战士友人的信

*本来想营造一种104期训练时期的欢乐气氛,写到最后还是变味了。当随笔吧。
*贝→莱,莱纳以为他喜欢阿尼。
*剧情可能不符,忘得差不多了。
*ooc

  “喂贝特霍尔德,你在干什么?”康尼爬上双层床。他是个具有好奇心士兵,而贝特霍尔德正在做的事情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他将头凑过去看贝特霍尔德在写的东西,贝特霍尔德慌忙的将手上的纸塞进枕头底下。
  “随便写写罢了。”他的声音含含糊糊。虽然这也是他平时的表现,但康尼却不依不挠。他迅速将枕头掀开,将那张纸抽了出来。贝特霍尔德急忙想抓回来,但被灵活地躲过了。康尼迅速的下了床,开始兴致勃勃地念起上面的内容。
  “挚爱的……想叫你……但金发的你……令我……我想我对你……想与你一起……和你在这里的时光很快乐。”康尼断断续续地念着,其他士兵也被他吸引了过来,将他围在了中间。莱纳虽然坐在床上捣鼓一些小零件,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去。贝特霍尔德窘得面色通红,下床伸手想去抢回来,却被让一把勾住了肩膀。
  “不会是情书吧,贝特?”让坏笑着,贝特霍尔德觉得那样的笑容莫名地不友好。“是写给哪个女孩子的呢?让我猜猜,金发,不会是赫里斯塔吧?”
  “没……”
  “不是女孩?那就是阿明了。”
  阿明无奈地打断让的揶揄。“让!别开这种玩笑!”随后又了接过那张可疑的纸,“康尼,你的认字能力的确有待提高。”
  “是贝特霍尔德的字迹太潦草了!这不怪我!”
  “行啦,我来念念。”
  “挚爱的友人:展信安。今天的练习很轻松,我想我可以写下一直想写的信。有很多话想对你说,也有很多事情想做。想叫你陪我去镇上走走,或是陪我去买些水果糖。但你的金发身影总在其他人身边出现,令我感到不安。我想我对你太过依赖了,你是否会感到为难?无论如何,想与你一起做一次蛋糕。训练兵的日子在一点点流逝,我们却仍不能做点什么。有时候我也感到心急,但有你似乎也没有那样难熬。相反,和你在这里的时光很快乐。”
  “还真是情书哟,贝特霍尔德——”让吹了声欢快的口哨,贝特霍尔德燥得脸都快烧起来了,不时朝床上看去,手指一下一下搅着衣服下摆。
  马可笑着拍拍他的肩:“这没什么。让不是也喜欢三笠吗?”
  “喂,你别乱说!”让反驳马可,嘴角却微微上勾。
  艾伦不屑的扫了让一眼,发出一声冷哼。
  于是让和艾伦的战斗又一次爆发,众人闹哄哄地加入了,没诚意的劝架、喝彩,宿舍中又一晚的闹腾。焦点从贝特霍尔德身上转移令他松了口气,弯腰捡起了飘落在地上的信。
  莱纳下床拉住了他。“贝特霍尔德,去那里。”
  “那里”指的就是湖边。那里足够明亮,也很少有人知道。艾伦自从正式通过立体机动训练就将这片湖抛之脑后,于是贝特霍尔德和莱纳充分利用它的价值,每要说些不能为他人所知的事情都会来到这里。
  “怎么了?”虽说是相当于秘密基地之地,但莱纳已经很少叫贝特霍尔德来这里了。任务进入了暂时停滞阶段,目前的情况也不适合行动。贝特霍尔德将手里的纸小心翼翼夹进皮带里,但月色下这个举动无比明显。
  莱纳沉默地看着他的举动,然后突然伸手将纸抽了出来。贝特霍尔德一愣,随即想去抢,手伸到一半又垂了下来。
  “太明显了。”
  贝特霍尔德的头也垂了下来。“你,你都知道啦?”
  莱纳叹了口气。“是她吧?”
  “什么?”贝特霍尔德惊讶地抬头,对上莱纳严肃的视线。
  “写这种信,很容易被他们发现。是她的话,等回到故乡再告诉也不迟。别太心急。”
  “不是这样的,莱纳。”贝特霍尔德苦笑,“这是……”
  “不论是怎么样,现在就烧毁吧。被发现就不好了。”莱纳将信放在火把上,纸张很快就被火光吞噬,只留下一片灰烬。贝特霍尔德沉默看着它。
  “走吧。回去再写,不管是哪个女孩都好,要告诉她,但不是现在。不过话说回来,你也能跟女孩这么多话讲啊,我以为你就和我们几个讲话……”
  “我也很害怕被发现。”贝特霍尔德轻声地说道。
  我害怕的理由,和你却是不一样的。
  莱纳,尽管这里很快乐,我还是想跟你一起回去。
  贝特霍尔德看着月色下的士兵莱纳,选择一言不发。

评论 ( 3 )
热度 ( 16 )

© 肆斗 | Powered by LOFTER